大同云冈石窟,东方艺术宝库

云冈石窟

    “昙曜五窟”塑有五尊顶天立地的巨佛,简直就是五座石雕高峰。五尊巨佛神态各异:第16窟的释伽立像,高13. 5米,面目清秀,立于莲花座上;第17窟为交脚弥勒坐像,高15.6米,由于窟小像大,大有咄咄逼人之势;第18窟身披袈裟的释迦佛,高15.8米,是云冈第二大佛雕,气势雄伟;第20窟就是那尊被誉为云冈石窟代表作的露天大佛。如今他容光焕发地端坐在光明之中,虽历经千年沧桑,却仍保持着丰润的容颜,深邃的双眼永远是那样安详善良,宽厚的双肩托起下垂的双耳,造型雄伟,气度不凡。作为五万多尊佛像的代表,他不辞辛苦地接待着络绎不绝的中外游人。

中期石窟:是云冈石窟雕凿的鼎盛阶段,主要有第1、2窟,第5、6窟,第7、8窟,第9、10窟,第11、12、13窟以及未完工的第3窟。这一时期,是北魏迁洛以前的孝文时期,是北魏最稳定、最兴盛的时期,云冈石窟是集中了全国的优秀人才,以其国力为保证,进而雕凿出更为繁华精美的云冈石窟大窟大像。到孝文帝迁都前,皇家经营的所有大窟大像均已完成,历时40余年。中期洞窟平面多呈方形或长方形,有的洞窟雕中心塔柱,或具前后室,壁面布局上下重层,左右分段,窟顶多有平棊藻井。造像题材内容多样化,突出了释迦、弥勒佛的地位,流行释迦、多宝二佛并坐像,出现了护法天神、伎乐天、供养人行列以及佛本行、本生、因缘和维摩诘故事等。佛像面相丰圆适中,特别是褒衣博带式的佛像盛行,出现了许多新的题材和造像组合,侧重于护法形象和各种装饰。中期石窟也是积极于改革创新的时期,掀起了佛教石窟艺术中国化的过程。这多种因素的综合,也就产生了所谓富丽堂皇的太和风格,主要特点是汉化趋势发展迅速,石窟艺术中国化在这一时期起步并完成,这个时期即云冈中期石窟,它所呈现的内容繁复、雕饰精美的雕刻艺术特点大异于早期石窟,雕刻造型追求工整华丽,从洞窟形制到雕刻内容和风格均有明显的汉化特征。

第1天
2014-08-09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大同

    大同名胜星罗棋布,兼收并蓄了各民族的文化和艺术风格,成为一个宏大的艺术博物馆。除驰名中外的云冈石窟外,还有长城遗址、北魏平城遗址、司马金龙墓、冯太后墓、鼓楼观音堂、文庙、华严寺、善化寺等极有艺术价值的古迹。其中华严寺的正殿——大雄宝殿是我国现存最大的佛殿。位于市内东大街的九龙壁比北京北海公园的九龙壁大而历史更为久远,是中国最大的九龙壁,也是我国九龙壁之鼻祖。北魏统治者对弘扬佛法是不遗余力的。太武帝首先接待了后秦译经大师鸠摩罗会的徒弟惠始来平城(大同)传教,接着在平灭北京后,把俘掳的僧侣三千人安置在平城,大大加强了佛教势力。大同曾有大小寺院上百座,寺庙林立,观阁相望,每到节日香烟缭绕,钟磬悦耳。这一座座佛教建筑就象一首首凝固的史诗,透视着佛教的精华。也就是这太武帝,于公元446年听信了崔浩的建议,下令毁灭佛教,制造了我国佛教史上有名的“太武灭法”,不久,太武帝突然病倒了,疑心是佛祖对他的惩罚,于是,一怒之下,将建议灭法的崔浩杀了。到了他的孙子文成帝拓跋浚继位,也许慑于祖辈的遭遇,来了个“复佛法”,大事恢复佛教,而且越来越盛。这就是云冈石窟开凿的背景。

唐代,据金皇统七年曹衍撰《大金西京武州山重修大石窟寺碑记》载:”贞观十五年,守臣重建”;唐慧祥撰《古清凉传》卷上记载,当时有一位俨禅师”每在恒安修理孝文石窟故像……以咸亨四年终于石室”。初唐以后,平城呈现萧条景象,云冈石窟的建设因受多方面因素的影响未有大项工程。

云冈石窟

发表于 2001-11-06 12:33

金秋十月,在北国大地上驾车驰骋,从北京出发经河北、山西,取道110国道、京张高速、宣大高速行程350公里,历时近4小时,到达山西大同。一路之上,华北大地秋日景色热烈奔放、流光溢彩,虽左顾右盼,应接不暇;更有诸多名胜古迹、历史遗存,次第展现,激发想象,动人情怀。目的地大同号称三代京华、两朝重镇,市内有唐及辽金时期的庙宇善化寺、华严寺等古迹;西郊的云冈石窟又称灵严寺,始凿于公元460年,历时约64年,以后历代亦有小规模雕凿和翻新修整。云冈石窟现存洞窟45个、造像5万1千尊,是新疆以东最早出现的大型石窟群,见证了佛教传人中原的历史进程,是历史学家、建筑学家、佛学家、艺术家们研究的绝佳范例,也是吾等神游家们的上好去处。
燕 山 与 长 城
从北京城北的昌平区上八达岭高速公路,即踏上此行的起点。路在山脉的腰际缠绕,车在山谷和隧道之间穿梭,与城里的笔直道路和开阔视野全然不同。但这北方的山地却展现了不为南方人所熟知的一番景象。深秋的燕山山脉上,落叶灌木将积蓄了一年的力量在这一季里迸发,于青山间奏响属于秋天的亮丽音符,这里的山似乎不够高、也不够大,却连绵起伏、层峦叠障,一味地拱卫着南面的繁华京畿;这里的树也稀少,漫山遍野的灌木只为山峦披上绿装,却决不遮天蔽日,掩盖山的锋芒。如果极目远望,会不经意间发现山巅的垛口,连接着顺山梁上下、依山势蜿蜒的城墙,即使不懂军事,也不难猜出这是一个易守难攻的所在。恍惚间,那些山城上已是旌旗招展,箭孔后有一双双警惕的眼睛,垛口上狼烟滚滚、鼓声阵阵,各山之间遥相呼应,长城上下幻影游动;而俯瞰关外一片低矮灌木,无处藏身的敌人竟显得如此渺小,不堪一击。难怪长城会被迷信的祭上如此崇高的地位,以至在上下二千年里几起几落、屡毁屡建,今日虽空余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仍足以震撼观者的心灵。
继续北上,一路行经水关、居庸关和八达岭。居庸关扼北京的咽喉,雄关险距,是京城以北最后一道屏障,“居庸叠翠”更是燕京八景之一。此关一开,就如水银泻地、黄河决堤,一切都无可收拾了。所以长城也就千百年来承受其不能承受之重,令后来的闲人雅士扼腕叹息、虚耗笔墨。如今长城内外早已物是人非,燕山上的一草一木依然枯荣有序。落叶灌木在群山中处处绽放最明艳的色彩,路旁的攀援植物,惊人的涌动着血一样的红色,自山壁向下流淌,不知是孟姜女的泪、筑城工匠的汗、还是戍边将士的血。
深 秋 的 北 国 大 地
八达岭高速终于延庆,此后即是110国道。在北京地界内国道还算平坦,道旁正确排列着高大的杨树和浓密的柳树,阳光下树影班驳,风吹过时,落叶纷飞,闪闪发亮,作秋日最后的舞蹈。
进入河北境内,国道上运煤的大货车明显多了起来,本就不宽的道路被一队队庞然大物占据,愈显狭窄。终于在土木上到京张高速,车行顿时轻快起来。河北境内多为黄土地,植被甚少,且平原上常有巨大的凹陷,蔚为壮观,可能是长年雨水冲刷所致,让人以为置身黄土高原。沿途经过鸡鸣驿、涿鹿、宣化。鸡鸣驿始建于明永乐年间,是我国现存规模最大的古驿站;涿鹿因着三国时期一次伟大的战役而名垂青史;宣化是明朝九边重镇,至今存留高大坚固的城墙和宏伟壮观的钟鼓楼。前面提到的土木,曾是明英宗被敌人生擒活捉的古战场;而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大同,更作为北魏建国之都傲立华北,与南朝成鼎立之势。我们在华北大地上的旅行,似乎更象是与历史的一次约会。
而在这历史的重重包围之下,华北大地仍将她亘古不变的自然美景呈现在我们眼前。深秋的广袤平原是一望无际的收获的喜悦色调,土地是深沉的黄褐色,温暖而安详;间或有一畦枯黄的秸杆,在阳光下闪耀着金子般的光泽;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的是一群群落叶树,燃烧着满枝头鹅黄、菊黄、金黄、橘红、火红、血红、以及各种叫不出名字的颜色,灼人的眼睛;在地之尽头,黄褐色加深、拔高,着几分青黛,那是峻峭挺拔饿远山,简单有力如炭棒素描。如果说南方的风景宜用水粉淡彩勾勒,那这北地的秋色,则只能以油画浓墨渲染。而我以为,再高明的画师也难以再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最丰富的想象力也无法制造这里所有神奇妙曼的光与影。因为只有两样东西才能变化合成出这洋溢着生命、激情和感动的宏伟的秋之乐章,那就是华北的黄土和她头顶的金乌。
云冈石窟
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大同,汉代为平城,公元399年,北方游牧民族拓跋氏在此称帝,始为北魏,随之而来的则是佛教的传人和大量寺庙的修建、石窟的开凿。近百年后,历史上有名的倾力汉化的北魏皇帝拓跋宏迁都洛阳,并因此成就了另一项伟大工程:龙门石窟。以后,大同作为历朝历代边防重镇,一直站立在中原政权与北方游牧民族你争我夺的风口浪尖。近代,大同曾因地下埋藏的乌金声名鹊起;而现在由于煤炭业的不景气,大同也渐渐沉寂,从路旁那些规模巨大、楼宇林立却又空空荡荡的煤矿可见一斑。只有西郊武周山南麓的云冈石窟,在经历一千五百年的刀光战火后,仍然显示出顽强的生命力和历久弥坚的艺术魅力,吸引着象我这样的人们前去朝圣。
远望之下,不高的武周山上大大小小的洞窟并不能让人产生多少美感,难以想象这一壁光秃秃的石墙中藏着什么绝世瑰宝。但当我一步步踏上石阶,也就一步步远离俗世尘嚣、走近佛国天堂。在人工开凿的巨大石窟里,有17米高的座佛,威严高耸,虽仰望难见其全貌;也有不到1厘米的佛像,壁上肃立,肉眼难以分辨。环绕石窟意义展开的浮雕,叙述释迦牟尼从诞生到成佛的历程;窟顶飞天凌空起舞、衣袂飘渺,播散四瑞花雨。彩绘色彩古朴艳丽,极力铺陈富丽堂皇的天国景色;石刻佛像细腻柔美,浸淫着艺术家和僧侣的感悟和想象。最早开凿的“昙曜五窟”,每窟均有一尊高10米以上的主佛,每尊都独具一格,面目、服饰各不相同,据说是根据北魏建国以来的五位皇帝雕刻而成的。其中的一尊面部略长,高鼻深目,含笑而坐,竟是那么的英俊动人。石窟中不时可见释迦和多宝二佛对坐讲经的场面,象征着当时皇帝拓跋宏和其祖母冯太后共同执掌朝政的局面。凡此种种,无一不体现着北魏自文成帝开始弘扬佛法,力图政教和一,以宗教协助统治的显示情况。云冈石窟中各个时期的造像风格复杂多变,博采中外艺术之长,真实再现了佛教自西域传人中国后,与汉文化交流融合、传承演进的历史进程。
参观云冈石窟时天公不作美,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让人想起“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的诗句。在千年的风雨中,多少佛像经一双双虔诚而灵巧的手而现身凡尘,又被风刀霜剑一笔笔无情的抹去;多少色彩曾绚烂绽放,又为沙尘掩埋吞噬。只有石窟深处端坐的大佛,一如既往的背倚沉静深邃的历史、面带洞明世事的微笑,向着遥远的未来眺望。

    公元460年,昙曜高僧在武周山南麓役使万人开窟,至公元465年,共凿成五个石窟,这就是云冈石窟中最著名的“昙曜五窟”。昙曜之后三四十年间,云冈石窟继续得到了更大的发展。至魏孝文帝迁都洛阳后,又凿了龙门石窟。可以说,龙门石窟是云冈石窟的继续。

图片 1

图片 2

善化寺

    最大的一尊佛像还要数第五窟的释迦牟尼坐像。这尊巨佛高17米,宽15.8米,一只脚就长4.6米,中指长2.3米。他交叉在胸前的双手上面可以同时坐下6个人。面对这石峰一般的巨佛,让你不能不惊叹古代那些身怀绝技的工匠的创造力。

云冈石窟佛教艺术按石窟形制、造像内容和样式的发展,可分为早期、中期、晚期三个阶段。

图片 3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说云冈,就不能不说大同。云冈屹立于大同的武周山上绝非偶然。紫塞明珠,瑰宝大同位于山西省的北部,美丽的桑干河支流御河从市内穿过。大同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403年的战国时代。当时,这里叫云中郡,属赵国。到了汉代,设平城县。魏晋之际,拓跋氏兴起。公元386年,拓跋硅建魏国,定都盛乐,398年迁都平城,到魏孝文帝太和十八年(494年)迁都洛阳,大同做了96年的北魏首都。在此期间平城始终是北方最繁荣的城市,也是北方政治、军事、文化的中心。此后一直到了辽应历十年(960年),才设大同县,称之为陪都。现在的大同城,相传是明洪武五年(1372年)大将军徐达所筑,属当时九边重镇之一。

辽金,辽兴宗、道宗时期,辽皇室曾对武州山石窟寺进行过延续十年之久的大规模修整。修建了石窟前接木构窟檐的通乐、灵岩、鲸崇、镇国、护国、天宫、崇福、童子、华严、兜率十座大寺,并对一千余尊佛像进行了整修。辽保大二年金兵攻占大同,”寺遭焚劫,灵岩栋宇,扫地无遗”。金皇统三年至六年,住持法师禀慧重修”灵岩大阁”,”自是,山门气象,翕然复完矣。”。

图片 4

华严寺

 在民间传说中,云冈石窟的发现是个很轻松的故事。一个牧童偶然在浩瀚的沙漠中发现了这个金碧辉煌的宫殿。其实石窟始凿于北魏兴安二年,工程前后历时达六七十年,用工多达三十余万人。开凿者每天需要食盐二石二斗,辣椒三斗,足见工程的浩大。连当时狮子国(今斯里兰卡)的佛教徒也参加了这一伟大而艰辛的艺术创作。

早期石窟:即今第16~20窟,亦称为昙曜五窟。根据《魏书·释老志》记载:“和平初,师贤卒。昙曜代之,更名沙门统。初,昙曜于复法之明年,自中山被命赴京,值帝出,见于路,御马前衔曜衣,时人以为马识善人,帝后奉以师礼。昙曜白帝,于京城西武州塞,凿山石壁,开窟五所,镌建佛像各一,高者七十尺,次六十尺,雕饰奇伟,冠于一世。”文中记述的开窟五所,就是当时着名的高僧昙曜就选择了钟灵毓秀的武州山,开凿了雄伟壮观的昙曜五窟,揭开了云冈石窟开凿的序幕。第16~20窟即帝王象征的昙曜五窟。平面为马蹄形,穹隆顶,外壁满雕千佛。主要造像为三世佛,佛像高大,面相丰圆,高鼻深目,双肩齐挺,显示出一种劲健、浑厚、质朴的造像作风。其雕刻技艺继承并发展了汉代的优秀传统,吸收并融合了古印度犍陀罗、秣菟罗艺术的精华,创造出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3]

云冈石窟

    大同的地理位置和历史沿革,表明它是一个北控大漠,南扼中原的要塞之区。古往今来,这里进行过多次重要战役,历史上著名的“白登之围”,就发生在这里。明代,戍守大同的军队是全国兵力的十二分之一,可见其位置之重要。明朝末年,李自成率领农民起义军占据了大同,以锐不可当之势直捣北京,推翻了明王朝的统治。作为古代游牧民族进入中原的必经之地,大同也是历史上北方各族人民进行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地区。当年的关税楼、城门、马市、贸易市场等古迹便是历史见证。

明代,大同云冈再度荒废。云冈之称始于明嘉靖年间,明末崇祯十七年李自成起义军路经大同,留部将张天琳驻守后清军入关攻占大同,云冈寺院再遭兵燹,沦为灰烬。

云冈石窟

转自: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云冈石窟

    昙曜深知佛教若不能得到当时统治者的支持是很难兴盛起来的,所以在塑造主佛像时,打破常规,按照北魏太祖以下五位皇帝的形象雕刻了这五尊巨像。第16窟的年青主佛像就是模拟了当时在位的,只有二十多岁的文成帝的样子。更有意思的是,石佛身上某些部位嵌的黑石头,传说是皇帝身上长的黑痣。为了让这些佛像永远保存,昙曜采用了巨石雕凿。

清代,清顺治八年云冈寺院得以重修。现存第5、6窟的木构窟檐和寺院即为此时重建。1696年,康熙皇帝于冬日回銮巡幸云冈寺并御书匾额”庄严法相”。清乾隆年间云冈石窟亦曾有修葺。

云冈石窟

    在我国三大石窟中,云冈石窟造像宏伟、形象生动;较敦煌石窟、龙门石窟,更富有艺术魅力。

晚期石窟:北魏迁都洛阳后,云冈石窟大规模的开凿活动虽然停止了,但凿窟造像之风在中下层阶层蔓延起来,亲贵、中下层官吏以及邑人信众充分利用平城旧有的技艺在云冈开凿了大量的中小型洞窟,这种小窟小龛的镌建一直延续到孝明帝正光五年,平城作为北都仍是北魏佛教要地。这时大窟减少,中、小型窟龛从东往西布满崖面。主要分布在第20窟以西,还包括第4窟、14窟、15窟和11窟以西崖面上的小龛,约有200余座中小型洞窟。洞窟大多以单窟形式出现,不再成组。造像题材多为释迦多宝或上为弥勒,下为释迦。佛像和菩萨面形消瘦、长颈、肩窄且下削,这种造像为北魏晚期推行“汉化”改革,出现的一种清新典雅“秀骨清像”的艺术形象,成为北魏后期佛教造像显着特点。这一特征和风格在龙门石窟北魏窟亦有表现,对中国石窟寺艺术的发展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带有鲜卑民族特色的佛像

 

北魏,云冈石窟的开凿从文成帝和平初起,一直延续至孝明帝正光五年止,前后60多年。此后的东魏、北齐、隋及初唐,平城改为云中郡恒安镇治。

云冈石窟

  云冈石佛的衣冠服饰,建筑格调,音乐舞姿,装饰纹样等为研究我国古代文化艺术提供了丰富的栩栩如生的形象资料。

近代,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云冈石窟的主要洞窟和窟前木结构建筑均保存完好。1952年设置专门保护机构,石窟文物得以妥善保护,并对公众开放。

云冈石窟

元代,武州山石窟寺庙院尚存。

云冈石窟

图片 5

图片 6

云冈石窟

云冈石窟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第五、六窟,我们国家的文化遗产却不让我们拍照,不开闪光灯也不行,但是老外拍照却不管!!!心酸啊!凭啥那些老外100年前过来洞窟抢我们的,100年后还比我们有特权!也希望大家不要用闪光灯,为保护石窟尽微薄之力!

图片 10

云冈石窟

图片 11

图片 12

云冈石窟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云冈石窟

云冈石窟

图片 19

云冈石窟

图片 20

云冈石窟

云冈石窟

云冈石窟

云冈石窟

云冈石窟

图片 21

云冈石窟

云冈石窟

图片 22

图片 23

云冈石窟

云冈石窟

图片 24

第二十窟,窟前带大约在辽代以前已崩塌,造像完全露天。立像是三大佛,正中的释迦坐像,高13.7米,这尊佛像面部丰满,两肩宽厚,造型雄伟,气魄浑厚,为云冈石窟雕刻艺术的代表作。

佛像的坐姿是这样的

图片 25

从大同到云冈有公交,很方便,半个小时左右就能到了。

云冈石窟

图片 26

云冈石窟

第三窟,是云冈最大的石窟,前面断壁高约25米。

图片 27

云冈石窟

本次游览并没有拍太多照片,真的希望至少能再去一次。石窟在自然风化着,游人越来越多,不知以后会怎么样……

图片 28

云冈石窟

云冈石窟

云冈石窟是我国最大的石窟之一,与敦煌莫高窟、洛阳龙门石窟和麦积山石窟并称为中国四大石窟艺术宝库。云冈石窟的开凿从北魏文成帝和平初起,一直延续至孝明帝正光五年止,前后60多年。云冈石窟现存主要洞窟45个,大小窟龛252个。据文献记载,北魏和平年间(公元460年至465年)由一个著名的和尚昙曜主持,在京城开凿石窟五所,现存云冈第十六窟至二十窟,就是当时开凿最早的所谓“昙曜五窟”,也是云冈石窟中规模最大的石窟。其他主要洞窟,也大多完成于北魏太和十八年孝文帝迁都洛阳之前。如果看过《拐个皇帝回现代》,会对孝文帝拓跋宏野史有所了解,其实孝文帝是一个很有作为的皇帝,那个时代就均田地、包干到户了,他的改革使北魏空前繁荣。后来,为了便于学习和接受汉族先进文化,进一步加强对黄河流域的统治,拓跋宏把国都从平城迁到了洛阳,又开凿了龙门石窟。云冈石窟雕刻在吸收和借鉴印度犍陀罗佛教艺术的同时,有机地融合了中国传统艺术风格,从石窟所保存的纪年铭刻和艺术风格上看,这处宏伟的艺术工程基本上都是北魏的遗物,有显著的鲜卑民族特色。云冈几十个洞窟中以昙曜五窟开凿得最早,气魄最为宏伟;第五、六窟和五华洞内容丰富多采,富丽瑰奇,是云冈艺术的精华。

图片 29

进入正门后,昙曜雕像